Kuri

蕉橘大本命 冲田组主安清 龙言 主圈V家 喜欢画画日常码字 请多指教_(•̀ω•́ 」∠)_

520贺文

#520贺文啥的#
早晨第一次睁眼看表的时候才六点半,于是继续埋到爱人怀里睡,再睁眼就是八点四十四了。
夏天的早晨,不得不说,还是挺让人舒心的。
吃了块蛋糕作为早餐,蛋糕没吃完胃就开始疼,这破胃,吃枣药丸。
吹着空调哼着歌,周末就应该这样过才对。爱人就坐在我身旁看着手机,突然就说:“我爱你。”
老脸一红。
“你你你你你…你干什么突然……”
“今天520。”
才反应过来原来今天20号,我冲他笑:“我也爱你。”
吃过晚饭出去家门口的广场上溜达,溜了一圈正好赶上喷泉,人不少,我和他在湖边找了个地方坐下,看着湖里的鱼和蝌蚪,我突然就对他说:“快看,这里有蛤蟆秧子!”
然后收到了他一脸看智障的表情。
本来想拿出手机录的,不过想了想,除了他也不想给别人看也没必要录了,便老老实实的看喷泉了。
喷泉伴着音乐声起舞,甚是有节奏。夏日夜晚的风吹在身上,意外的凉爽。
喷泉结束了,人们几乎也都散了,我们也起身回家,回来路上看到简餐厅的猫,猫奴的我硬是脱离了爱人的手去撸猫,撸够了我才想起我的爱人,扭头急忙向他跑去。
表情这么严肃,不是生气了吧……
“我爱你。”
正当我担心会挨骂的时候他却来了这么一句,伴随着这句话的是他从身后拿出的一束蓝色妖姬。
我感觉心脏在加速跳动着,慌忙接过花束,张张嘴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他牵过我的一只手,笑的那样好看,说:“又话废了吧?好了好了,回家啦回家啦。”
我看到今夜的天空是那样的美,满天繁星,感觉这一切对我来说都太过奢侈。
—END—
昨天晚上码的忘记发上来了
520我就不给大家负能污染眼睛了
我爱你啦。

烟叶林:

给自己

与非。:

最近很多太太退圈了,总想做点什么。
有点点长,但希望每个点开看的亲们能够耐心的看完。
“不经历风雨怎么能见彩虹。”
这句话很经典,甚至有人觉得有些俗。
但它却是我们生活中最好的座右铭。
如果想看看彩虹的话,就不要畏惧风雨。

孤黯重明 Chapter3

Chapter 3.出门
在经过一个月的接触后,蓦黯不再像刚遇到蓦治系那样,脸上除了悲伤就是痛苦,蓦治系这样的性格,也对他起了一定的影响,尽管对其他陌生人还是有着恐惧,但蓦黯对这个有事没事就逗自己笑的男人已经放下了任何防备。他觉得既然蓦治系已经救了他一命,还帮了他这么多,即使被蓦治系利用也无所谓了。
“黯啊。”
“?”正在写曲子的蓦黯回头看他,示意他继续说。
“你也该上学了吧?都一个月了。”
“不要。”想都没想就否定了。
“可是你这样天天在家里呆着也不是办法啊。”
蓦治系当然知道蓦黯对学校的恐惧,毕竟被欺负成那样。别说学校了,现在让他出门都是个问题。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蓦治系发现蓦黯对音乐很感兴趣,于是二话没说给蓦黯买了把吉他,由于蓦治系对音乐一窍不通所以直接买了把看起来比较酷同时也贵破天际的。不过结果依然是被蓦黯以“这种事情怎么能不跟我说呢?而且就算要买的话买这个么贵的干什么!”为理由给骂了一通。当然看得出来蓦黯很喜欢那把吉他,一是因为毕竟一分钱一分货,蓦治系买贵的还真买对了;二是因为是蓦治系送给他的东西;三是因为,从小到大除了父亲别人根本就没送过自己礼物。
蓦黯没有再说话,继续去写自己的曲子。
然后最终蓦治系打消了让蓦黯去上学之类的念头。
蓦黯倒是有一点很奇怪,最开始蓦治系明明说血是他的食物,可是一个多月以来他根本就见过血。
§
蓦黯晚上是跟蓦治系一起睡的。
其实家里不是只有一间卧室的,一开始蓦治系是直接帮蓦黯准备好了他自己的房间的,但是晚上路过蓦黯的房间时发现他用被子把自己全部盖住了,蓦治系知道突然住进一个新的地方一定会感到不安,于是从自己卧室拿来枕头钻进蓦黯的被子睡觉,把蓦黯吓了一跳,当时蓦黯跟蓦治系还没那么熟,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想让蓦治系出去但是自己又真的害怕而且还不好意思敢对蓦治系开口说让他出去,于是就被蓦治系抱着睡了一晚上,于是渐渐地就成了习惯,直到现在也是。
其实那天蓦治系跟蓦黯说想让他去上学那天蓦黯想了一晚上,蓦治系说的一点都没错,自己这样不出门根本就不行,而且他给蓦治系添的麻烦太多了。虽然他看出来蓦治系已经打消让他去上学的念头了,但是他觉得自己非常有必要出门了。
于是第二天早晨——
“治。”蓦黯叫醒了睡的迷迷糊糊的蓦治系。
“嗯……怎么了…”
蓦黯比蓦治系睡得早,自然起的也早,所以每天都是蓦黯叫蓦治系起床,蓦黯每天九点到九点半叫蓦治系起床。蓦治系原来自己住的时候,每天几乎都是两点到三点才睡觉,但是自从蓦黯来了之后,他每天最晚12点就必须上床了,因为蓦黯一开始看他睡那么晚就威胁蓦治系说:“你12点要是还不睡觉就别在我的房间睡。”所以蓦治系每天的睡眠时间都非常的充足,每天早上都是蓦黯一叫就起的,但是今天竟然下意识地感到困,根本不想起,于是摸到床头的闹钟看了眼时间,发现才不到八点。
“怎么了…黯?八点都不到啊……”蓦治系努力想让自己睁开眼睛。
“那个…我想出去看看……”尽管想了一晚上蓦黯还是做了半天心里斗争才说出这句话的。
蓦治系瞬间不困了,直接从床上弹了起来,差点撞到蓦黯的头。
“真的吗!你等下我去洗漱咱们去外面吃早饭!”
于是蓦治系用五分钟完成了洗漱收拾好房间拿好东西然后跟蓦黯出门了。

孤黯重明 Chapter2

Chapter2.蓦治系
“唔…”仿佛重生了一般,身体没有一点疼痛的地方。
站起来四周环视了一下,突然发自己脚下的一个小盒子。
少年没有顾虑就打开了盒子,里面有一张纸条和几瓶装着红色液体的小瓶子还有一些钱。
“不嫌弃的话来我家吧,樰楼6单元21号楼13层。那些血是你的食物,用喝的就可以。你可能会有些混乱,等见面我再跟你解释下状况。啊对了,我叫蓦治系。”
虽然不想去但是看来这个人是我的救命恩人,等等谁让他救我的…?我是自杀啊?他这不是不让我死吗……算了,既然有人让我活下来就说明还不是我要死的时候……曾经受过的屈辱我绝对会一个一个地还回去。
总之现在去找这个人吧。
§
“叮咚——叮咚——”门铃声响起,蓦治洗立刻跑去开门。看到是少年蓦治系不禁有点小兴奋,冲少年挥了挥手说道:“你来啦。”
“你好…”少年点点头,然后打量着男人,一瞬间有点看愣了,男人长得出奇的好看。
“先进来吧。”
少年走进去却没有坐下,大概是怕自己身上太脏了把男人的家弄脏。
男人关好门,看到少年还没有坐下便为少年拉出椅子:“请坐。”
“可是……”
“没关系的。”男人笑了笑,也随之坐下。
“要从哪里说起呢…你想从哪里开始听呢,仲峂?”
“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可是救了你的人啊,怎么可能不知道你的名字就去救你。”
仲峂努力回想“蓦治系……先生?”
“别叫的这么正式啦,换一种叫法。”
少年想了想,看着男人说:“治…可以吗……”说完之后又立刻把视线从男人脸上移开。
“嗯嗯,不错,还没人这么叫过我呢。”
“我……”
“嗯?”
“我不想…叫这个名字了……”这个名字对少年的影响太大,他一听到这个名字就会想到之前的自己,被那样的侮辱,虐待。
“姓要改吗?”蓦治系抓了抓头发。
少年犹豫了一会,最终点了点头:“嗯。”
“那就跟我一个姓吧?嗯…蓦黯…怎么样?”
少年似乎很中意这个名字,点头如小鸡啄米。蓦黯整理了一下思绪说道:“那你能给我解释下现在的状况吗?为什么我又活了过来?为什么你要救我?为什么你说血是我的食物?”
一连串的问题向蓦治系袭去,但蓦治系却没有任何的不满一一回答:“你的父亲,仲景镇,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在他生前跟他约定好了,要照顾好你,没想到好不容易找到你了却看到你成了那副样子。关于你活过来是因为我给你注射了我的血,也因此你从今往后便要以血为食。”
以血为食……还不如死了算了,我上辈子到底是犯了什么重罪,这辈子竟然落到这般地步?
“你的血?”才发觉到这个问题的蓦黯问道。
“这个嘛,虽然很抱歉但是这个问题目前还不能告诉你。那么,从今往后你就会跟我一起生活了,你的一切我都会负责的。”
“啊?”
“听不懂吗?那么这样说,从今往后,我就是你在这世界上唯一的家人。”
蓦黯欲言又止,不知道该怎么说:“不…那个……”蓦黯其实是打算自己一个人再次在这世界上活下去的。
蓦治系似乎看出了蓦黯的心思,立刻一副可怜状的表情说:“怎么?不愿意吗?我可是救了你的命啊,又帮你起了名字,就连对你有害的那些人也替你抹掉了,这些难道不值得让你跟我一起生活吗?”
蓦黯一听又把头低了下去,他说的有道理,虽说我不想活着,但毕竟因为他才没让父亲的遗愿落空。
“我知道了。”问完所有问题之后,蓦黯便很少再说话了。
§
蓦治系把这个脏兮兮的蓦黯洗白以后,发现蓦黯长得竟然是这样的俊秀,洗过头发后蓦治系还没忍住摸了好久,最后蓦黯忍无可忍地拍开了他的手。
———TBC———
初三狗不定期更新x希望大家喜欢!

孤黯重明

Chapter 1.初始
“不要!!不要!!我求求你们!!拜托…!!”少年跪在地上,白皙的脸上满是泪水,因为一直在哭的原因,少年的脸已经憋的通红。
“哈?不要?谁管你啊?像你这种人有什么资格向我反抗?”眼前的女人瞥了一眼少年,脸上挂着嘲讽的笑,晃了晃手中的本。在女人说话的同时,旁边的男人还冲着少年的肚子踢了一脚,力度大到旁人看着甚至觉得少年会被踢死。
“呜!咳!咳咳……不要…求求你…那个是我爸爸留给我的…对不起…对不起……真的求求你…还给我吧……求求你……”
“哈哈哈哈哈,你看你看他那张脸,难看死了。”女人对身边的男人说,说完,高高地举起了手中的本。
少年以为女人会把本还给他,用着期盼的眼神看着本,努力想让自己站起来。就在少年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伸手去拿本的时候,女人又踢了少年一脚,然后蹲了下来,把本快速地,一页一页的撕碎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女人扔下手中的零星碎片,跟男人扬长而去。空荡的场所只剩下少年尖叫声的回音和绝望的少年。
“为什么……”少年扔在哭泣。“为什么啊啊啊!!!明明我什么都没做啊啊啊!!!!!!”少年用沙哑的嗓音吼着,仿佛声音要把喉咙穿破,让人听着是那么的心疼。
“呜……”
少年空洞的双眼仿佛已经看不见事物,平静下来的心恢复了正常的跳动速度,大脑已经放弃去想任何事情。他呆呆的摊坐在地上,像一个人偶——一个空有灵魂却无思考能力的躯壳。
就这样等着,也根本不会有任何人来救自己,干脆直接,结束自己这丑陋的一生吧。
少年伸手去捡碎片旁边的碎玻璃,他的手在抖,他并不是因为害怕结束这一生而颤抖,是因为那静静地躺在地上的碎片。闭上眼睛做了一次深呼吸,少年捡起了碎玻璃。毫无犹豫的,瞄准自己手腕上的大动脉划了下去。
意识渐渐变得模糊,少年的眼睛也随之闭上了。
……
“这可是不得了了啊……”男人看到后立刻跑回车里拿出一个手提包,虽然不是急救箱的外形,但里面装的可一点不比急救箱里的东西少。
男人立刻为少年包扎了一下,随之又从手提包里取出一个针管。男人熟练地抽出了一管自己的血,都没处理下自己便把自己的血注射给少年。
收拾好东西,男人似乎留下了什么,独自离开了。
———TBC———
注!这篇文是bl向的!
嗯…我我我…我话废…不知道咋说…神幻向的吧…
希望大家喜欢qwwqqq

日常随笔

手机上的数字飞速变换
突然发疯一般用手砸墙
今天万里晴空
我对夏天再次感到期待
不被允许休息
表面强制冷静
内心一团混乱

回过头来发现
你看,那是谁
我对他笑
发自内心的笑

绝症Rin设定

Rin靠在白色的病床上,望着窗外。
现在是夏天。
“姐。”Rin回过头来看着Miku,“我是不是会死呀…”
Miku像是早就料到一样,冲Rin笑笑:“笨蛋,怎么可能呢?你的病很快就会好的。”说完,摸了摸Rin的头。
Rin也笑着点点头。
两人没再说些什么,但空气中却能感到一丝温暖的气息。
那是家人的感觉。
门被推开了,金发少年提着些东西向Rin和Miku走来。
Len把给Rin和Miku的便当放在桌子上,然后在另一张椅子上坐下。
“谢谢你,Miku姐。”Len突然说到。
真是一对笨蛋夫妻啊。Miku笑笑,又摸摸Len的头:“Rin是我妹妹,她病了我来照顾她,不是应该的吗?你每天都在为你和Rin的生活和将来努力工作着,平常也要多注意自己的身体,知道吗?”Miku知道Len是一下班就赶过来的。
Len点点头。
“Len不可以太辛苦哦。”Rin拉过Len的手。
Len觉得鼻子一酸,起身抱住了Rin。

蕉橘夫妻一路上无数的艰辛,可是Len从未想到过Rin会患上绝症。
Len仿佛自己被一道闪电击中。
家里人们都知道了这件事,最后做出决定:瞒着Rin。
Rin在病房里已经呆了两个月了,病情有所好转。Rin也开始觉得,自己一定会好起来的了。
亲戚朋友都来看望Rin,水果篮,牛奶之类的慰问品已经在病房里摆了许多。Miku和Len没事就给Rin剥个橘子吃。
眼看Rin就要好起来了。
其实大家都知道,即使病情好转,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Len一分一秒都不想离开Rin。
他怕,他怕的很。
他不知道Rin不在了以后他要怎样继续生活,他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和Rin一起的回忆,甚至是家里关于Rin的每一件物品。

12月15日
11:53
Miku突然觉得Rin不太对劲,第一反应按下了呼叫器。
“Rin!?”
“…姐……”Rin感觉自己呼吸很困难。
医生匆匆赶来,Miku在外面等待着,心急如焚,才想起来给Len打电话。
Len很快就到了,医生也正好出来,说:“快不行了。”
两人都愣了。
医生叹了口气:“进去吧,趁仅剩的时间多陪她会吧。”
““Rin!””两人同时叫到。
“Len…姐…我想回家…”Rin虚弱的声音如同一把小刀,每说一个字都在两人的心上划上一刀。
“好…!我们回家!”Miku让Len去办出院手续,并叫家里人来接他们。
“Rin…其实我们…救不了你了…你是绝症。”Miku紧握着Rin的手。
Rin微微瞪大双眼,随后点了点头。
大哥大姐都来了,Rin被抱进车里,大家也随着上车。
12月16日
4:32
终于到了家,Len把Rin抱到床上。Miku对Len点点头,Len从外面拿进来一个盒子,打开是一件衣服。
“Rin…喜欢吗?”Len问她。
Rin点点头,笑了。
Miku为Rin换上了衣服。
Rin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却依旧拉过Miku的手,说:“不许…哭…要…坚持…”
Miku用力点了点头。
“Len…”Rin呼唤着Len。
“我在!”Len赶紧上前抱住了Rin。
“好好…活下去…你也…不许哭…我…爱你…”
呼吸好困难。
好痛苦。
好难受。
我要死了吗?
果然还是放心不下呢。
我不在了的话,会怎么样呢?
要走了吗……
“谢谢…你们……”Rin的手随着最后一个字垂了下来。
5:03
—End—
之前的摸鱼,那阵家里有个亲戚去世了。

末世战前线

Chapter 1.疯狂重制
我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身体变成了一个小孩一样的身体,不过看到了周围的废墟和手里的枪我立刻就明白了,现在是末世。
我看了看自己,发现自己穿着的红色卫衣上有一个大大的数字“3”。
“喂!楞什么神呢!想死吗!”一颗子弹打在我前方的敌人的头上,随之打出子弹的人的声音也在我身后响起。
我回头一看,跟我一样的体型,一样的衣服,不同的是卫衣上的数字,他身上的是“4”。想到刚才被四号救了一命,我立刻说了句:“谢了。”
四号没有理我,飞快地跑上了破烂的楼房上。
话说这打的是个什么东西?是人吗,还是怪物?
我把刚才被四号打死的敌人脸上的防毒面具取下,看到了敌人的脸,哦,死不瞑目啊,可怜。金发碧眼,外国人?刚才四号跟我说话我听懂了,嗯看来我还是中国人。
我试了试这个身体,很强的样子。我也学着四号跑上楼房,成功!我不禁吹起了口哨,太棒了,这个身体。
不过不进攻的话是会死掉的吧?
这么想着,我顺着刚才四号的方向追了上去。
于是没多久就遇到了四号。
一路上我也是打死了很多敌人啊,以前一直期待的真的是做到了啊!
四号一路上都没有说话,我也就这样一直跟着他,仿佛是我们单方面攻击对方一样。
“嘭!”“咚!”“啊!”这样的声音不断地在我耳边响起,多亏了我一直习惯用耳机最大音量听音乐,能让我接受现在所处环境的神之现实bgm。
在我耳边突然响起的说话声让我发现我的右耳上还戴着一只隐形耳机。反应过来,我才发现是在对我说话。
“抱歉刚才没听清!可以再说一遍吗?”
“……立刻返回基地!”是个中年男性的声音。
“了解!”电视里都是这么说的吧?
等等,基地在哪?
这么想着,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张地图,我一个路痴哪看得懂什么地图啊,但也只能走了吧。
我找了个大概正确的方向,直接跑了起来,但却感觉身体在不自主地引导我向某个方向去。我就随着身体的指示跑着,大概过了两三分钟吧,我看到了目前为止我见过所有楼房里最完整的一幢楼房。不,与其说是楼房,不如说是高楼大厦,这么高,怎么也得有个一百来层吧!?
身体依旧在指引着我。以防电梯有什么问题,我跑到了大概六十多层的一个房间。
出了电梯,我随着身体拐进左边的楼道,推开了最里面的一扇门,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间英式茶室。
红色的壁纸,红色的地毯。墙上挂着几个金黄色的相框,相片里穿着红礼服的金发女士显得很是优雅。
再扭头,其他人都在看着我,大概是看我看这房间看了这么久感到奇怪。
我快速走向他们,发现四号也在,便站到了四号旁边。扫了一眼其他人,唯有1号是女孩子,手中抱着一个金发洋娃娃。在我们眼前的,是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他坐在沙发上,盯着我看了一会,说:“人都到齐了是吧。”
我被他盯的心里发毛,听完他说话意识到刚才让我返回基地的就是这个男人。
大家都没有说话,2号点了点头,说:“我们的所控范围中敌人已经一个不剩了。”
男人点了点头,很是满意的样子,又扫了所有人一眼,说:“做的很好。那么现在呢,我们来玩一个小小的游戏。”
“是你很擅长的那个游戏,一,还记得吧?”男人拉起1号的手,将1号拉倒自己旁边。
我看到1号在明显的颤抖。直觉告诉我接下来绝对不会有好的事情发生。
“这里还有人不知道那个游戏规则,你来告诉他们吧?”
我隐约看到1号垂下头瞪大的双眼中泛起了泪光。
“…不要……”
“什么?”
“我说不要啊…!!!”1号大叫着挣脱开男人的手。
1号的速度非常迅速,挣脱开男人后直接跑到了窗户边,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咚——”
我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听到这声巨响我才回过神来。
这可是六十多层啊!?这不得摔成肉酱啊!
房间里一片死寂。
没有人说话,只听到墙上的钟表有节奏地发出“嗒嗒嗒”的声音。
“哈…”男人摸了摸他手上戴的金色戒指,“那就你来解释吧?”
我看见男人的手摆成手枪的样子,指向了我。
———TBC———
初次见面!这里Kuri!平常喜欢写写文画个画,画的不咋滴写的也不咋滴…自己挖了不少坑,以后都会在LOFTER上连载_(•̀ω•́ 」∠)_但还是希望大家喜欢我的文~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