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ri

蕉橘大本命 冲田组主安清 龙言 主圈V家 喜欢画画日常码字 请多指教_(•̀ω•́ 」∠)_

孤黯重明 Chapter3

Chapter 3.出门
在经过一个月的接触后,蓦黯不再像刚遇到蓦治系那样,脸上除了悲伤就是痛苦,蓦治系这样的性格,也对他起了一定的影响,尽管对其他陌生人还是有着恐惧,但蓦黯对这个有事没事就逗自己笑的男人已经放下了任何防备。他觉得既然蓦治系已经救了他一命,还帮了他这么多,即使被蓦治系利用也无所谓了。
“黯啊。”
“?”正在写曲子的蓦黯回头看他,示意他继续说。
“你也该上学了吧?都一个月了。”
“不要。”想都没想就否定了。
“可是你这样天天在家里呆着也不是办法啊。”
蓦治系当然知道蓦黯对学校的恐惧,毕竟被欺负成那样。别说学校了,现在让他出门都是个问题。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蓦治系发现蓦黯对音乐很感兴趣,于是二话没说给蓦黯买了把吉他,由于蓦治系对音乐一窍不通所以直接买了把看起来比较酷同时也贵破天际的。不过结果依然是被蓦黯以“这种事情怎么能不跟我说呢?而且就算要买的话买这个么贵的干什么!”为理由给骂了一通。当然看得出来蓦黯很喜欢那把吉他,一是因为毕竟一分钱一分货,蓦治系买贵的还真买对了;二是因为是蓦治系送给他的东西;三是因为,从小到大除了父亲别人根本就没送过自己礼物。
蓦黯没有再说话,继续去写自己的曲子。
然后最终蓦治系打消了让蓦黯去上学之类的念头。
蓦黯倒是有一点很奇怪,最开始蓦治系明明说血是他的食物,可是一个多月以来他根本就见过血。
§
蓦黯晚上是跟蓦治系一起睡的。
其实家里不是只有一间卧室的,一开始蓦治系是直接帮蓦黯准备好了他自己的房间的,但是晚上路过蓦黯的房间时发现他用被子把自己全部盖住了,蓦治系知道突然住进一个新的地方一定会感到不安,于是从自己卧室拿来枕头钻进蓦黯的被子睡觉,把蓦黯吓了一跳,当时蓦黯跟蓦治系还没那么熟,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想让蓦治系出去但是自己又真的害怕而且还不好意思敢对蓦治系开口说让他出去,于是就被蓦治系抱着睡了一晚上,于是渐渐地就成了习惯,直到现在也是。
其实那天蓦治系跟蓦黯说想让他去上学那天蓦黯想了一晚上,蓦治系说的一点都没错,自己这样不出门根本就不行,而且他给蓦治系添的麻烦太多了。虽然他看出来蓦治系已经打消让他去上学的念头了,但是他觉得自己非常有必要出门了。
于是第二天早晨——
“治。”蓦黯叫醒了睡的迷迷糊糊的蓦治系。
“嗯……怎么了…”
蓦黯比蓦治系睡得早,自然起的也早,所以每天都是蓦黯叫蓦治系起床,蓦黯每天九点到九点半叫蓦治系起床。蓦治系原来自己住的时候,每天几乎都是两点到三点才睡觉,但是自从蓦黯来了之后,他每天最晚12点就必须上床了,因为蓦黯一开始看他睡那么晚就威胁蓦治系说:“你12点要是还不睡觉就别在我的房间睡。”所以蓦治系每天的睡眠时间都非常的充足,每天早上都是蓦黯一叫就起的,但是今天竟然下意识地感到困,根本不想起,于是摸到床头的闹钟看了眼时间,发现才不到八点。
“怎么了…黯?八点都不到啊……”蓦治系努力想让自己睁开眼睛。
“那个…我想出去看看……”尽管想了一晚上蓦黯还是做了半天心里斗争才说出这句话的。
蓦治系瞬间不困了,直接从床上弹了起来,差点撞到蓦黯的头。
“真的吗!你等下我去洗漱咱们去外面吃早饭!”
于是蓦治系用五分钟完成了洗漱收拾好房间拿好东西然后跟蓦黯出门了。

评论